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空中小姐 > "你要我做一个头脑简单的人,是吗?"她不满意了。 西门庆刚才的那点不高兴 正文

"你要我做一个头脑简单的人,是吗?"她不满意了。 西门庆刚才的那点不高兴

来源:现代教育报 编辑:物流货运物流 时间:2019-10-26 11:26

  西门庆刚才的那点不高兴,你要我很快就烟消云散了,你要我本来是逢场作戏的事,何必认真。换了种心情,再来看面前的小姐,也是别有一番情趣,个头高挑,像个时装模特儿,脸相也不赖,在她不经意的举手投足间,竟隐隐流露出一丝高贵的气质。西门庆一边抚摸她浑圆的乳房,一边随口问道:“小姐贵姓?”小姐有些怕痒,每当西门庆的手触及她的小腹处,总是格格笑得花枝乱颤,这会儿听见客官问她,止住了笑,说道:“我姓袁,叫袁丽,美丽的丽,客官就叫我丽丽好了。”西门庆心想,只怕又是个化名吧,别管那些,于是又问:“丽丽小姐是不是当过模特儿?”丽丽扬起头来,像是找到了知音一样看着西门庆,说道:“客官怎么会知道的?”西门庆解释说:“我看你个头高,猜的。”

李外赚点头哈腰,个头脑简单在比自己小十几岁的领导面前装孙子,个头脑简单脸皮比树皮还厚。郝院长说:“外赚,你去查查武大郎那个案子有没有漏判误判的地方。”李外赚说:“那个案子已经结了,是过失伤害,不是有意的。”郝院长说:“你再查查原始资料,给武同志作个详细解释,这位武同志是从美国留学回来的,市委书记曾经亲自接见过他呢。”听郝院长这么说,李外赚不由朝武松脸上多瞅了几眼,爽朗地回答道:“是,领导的指示一定照办。”李外赚没听懂,人,问西门庆怎么解释?西门庆摇头晃脑地自鸣得意,人,要吊吊李外传的胃口。李外赚急了,连声催促,西门庆这才说道:“泰森,那个特爱强奸的美国佬,搞拳击的;宝森,王宝森也;繁森就不用说了,是那个姓孔的傻瓜。 ”李外赚拍着桌子大声赞道:“好,真形象,入木三分。”西门庆说:“还有一段,叫《新四化》:老干部等火化,新干部在腐化,农民离村自由化,工人阶级没钱化。”李外传没听完,笑得一口酒水喷出来,溅得满地都是,连忙拿餐巾纸擦拭,一边说:“不能讲了,再讲下去只怕要死人了。”西门庆问:“何以要死人?”李外赚说:“笑死人呀。”

  

李外赚跳起来,她不满意尖着嗓子叫了一声:“咦,我看你活得不耐烦了,竟敢公开侮辱人民法官?”李外赚走后,你要我法院院长郝小丽摊开双手,你要我耸耸肩膀,做了个外国佬经常做的洋姿势,像是说哈喽,也像是表示无能为力:“对不起,武同志,我要赶客了,为提高工作效率,办公室不得留客人闲谈,这是我定的规矩,自己不能带头违反。”武松站起身说:“这个我知道,政府公务员都是很讲究工作效率的,谁说‘一杯茶一盒烟一张报纸泡一天’?完全是污辱公务员形象嘛。”说着要告辞,临走时问:“什么时候听消息?”郝院长说:“三天之后。”—立即拉肚立即停!个头脑简单”西门庆换了个频道,个头脑简单还是广告:“农夫山泉有点甜。”李瓶儿说:“不用换频道了,换来换去都是广告。”西门庆发表评论说:“电视台赚钱真是容易,插播几条广告,大把大把的银子就流进了他们的腰包。”李瓶儿从抽屉里找出一碟VCD光盘,插进影碟机里,说道:“不如来看个碟子,解个闷儿。”

  

丽丽小姐活生生是个床上荡妇,人,两条白净的腿翘向空中,人,嘴里不停地呻吟着。西门庆玩过一阵,丽丽小姐嫌不解渴,要来个妇女翻身得解放,一下爬到西门庆身上,玩起了女上位。西门庆正玩到兴头上,猛地想起一件重要的事:糟糕,忘了戴避孕套!今天不知为何竟然这般冲动,像个初涉嫖场的小青年,但是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木已成舟,自己的阳物还在人家那里头,得不得性病只能听天由命了。丽丽小姐说着,她不满意叫西门庆让开,她不满意她爬上床,拉开墙壁上的一张金箔纸,露出了个一寸见方的圆孔,透过圆孔看过去,正好能看见隔壁房里的情景。丽丽小姐向西门庆招手,西门庆将脑袋凑上前去,像看西洋镜似的,看隔壁房间里的三级片表演,只见吴典恩趴在那个小姐身上,仿佛在练习狗刨式游泳,四肢上下动弹个不停,西门庆想,吴典恩的猎艳史也不算短了,怎么玩来玩去还是个初级阶段?鼻子里轻篾地哼了一声,再看被压在底下的小姐,张开嘴巴直喘粗气,脸儿憋得通红(此处删掉154字)。西门庆看得兴起,一个鹞子翻身,搂抱住丽丽,把她往按摩床上按,要再来杀她个回马枪,这一次,他没忘了戴上避孕套。

  

丽丽小姐隐约感觉到了什么,你要我一边继续运动一边关切地问:你要我“客官怎么啦?”西门庆支支吾吾,好半天才说忘了戴套子,丽丽小姐扑哧一笑:“客官就为这担心?大可不必。进了伊甸园,一切可以放心,我们这儿的小姐,全都是定期进行过身体检查的,要不然,我们生意会这么红火?”听她这么说,西门庆才稍稍放心了些,仍然在心里想:回去后得赶紧吃几粒大力败毒丸。

两个人在被窝里亲热过一阵,个头脑简单头挨头并排躺在床上说话。西门庆道:个头脑简单“早先花子虚还在世那阵子,我听花二哥说,他老婆李瓶儿特会献殷勤,房中两个小保姆,一个叫迎春,一个叫绣春,都被李瓶儿唆使,让花子虚收用过的。”潘金莲道:“这话我耳根子都快听出茧来了,一会儿花子虚,一会儿李瓶儿,又是什么迎春绣春,拿这些淡话来说做什么?庆哥想要收春梅,就直接说好了,这般指桑骂槐的,忒没意思。”“今日不行了,人,来旺儿还在公司门口等着。”西门庆只得松开手,放惠莲走了。

“看情况吧,她不满意这几天身体有些吃不消。”花子虚说:“什么看情况,一定要上,条件不行克服困难也要上。”“可恶的应花子,你要我给他点颜色,你要我就开起染房来了,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早料到他们在包厢不会说什么好听的。”说着起身要往包厢那边走,被春梅一把拉住,说道:“姐姐休怒,心急吃不得热米粥,这事儿得慢慢来。”潘金莲这又才重新坐回沙发上,闷着头在那里使性儿。

“快叫我庆哥,个头脑简单不然就让我亲一口。”孙雪娥扭扭捏捏,个头脑简单羞羞答答,说不出千种风情、万般温柔,轻声叫道:“庆哥。”把个西门庆高兴得不行,搂住她的小蛮腰强要亲嘴,孙雪娥道:“来,人,坐过来点。”张大户说。见潘金莲身子没动,人,张大户移身往这边挪了挪,潘金莲象遇见毒蛇似的赶紧往旁躲,张大户说:“潘小姐,你这是何必?”潘金莲被问得脸儿通红,支支吾吾,好半天应答不上来。

相关文章: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0.0918s , 7650.859375 kb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你要我做一个头脑简单的人,是吗?"她不满意了。 西门庆刚才的那点不高兴,现代教育报?? sitema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