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纽埃剧 > 呕心沥血两地书。 地书突听这边琵琶幽暗弹唱 正文

呕心沥血两地书。 地书突听这边琵琶幽暗弹唱

来源:现代教育报 编辑:荒唐事件 时间:2019-10-26 11:11

  这一段长文出现在第三十一回的开头,呕心沥血两时金莲的後身金桂与春梅的後身梅玉即将相遇,呕心沥血两并开始发展一段同性恋的关系。前已揭过,全书过程中丁氏一直对读者的阅读非常关心,在此处,他声称他的关心促使他采取特殊的写作策略。他所谓的「一热一冷」的写作策略的主要目的,就是要使读者与作品文本内涵的诱惑力保持距离,不至身陷其中。因为读者身陷作品,正是《金瓶梅》原作被一再误读的原因。因此,根据丁耀亢的理论,所谓读者的「正确阅读」其实全靠作者之「正确写作」为依归。

且说西门庆与李瓶儿在房间饮酒作乐,地书突听这边琵琶幽暗弹唱,地书好不凄清。便与瓶儿打门而来。金连不胜娇却的抱怨,勉强起来一同吃了会酒,终是郁闷不乐。李瓶儿见此情状,强拽西门庆在她房间留宿。那你撇下的人,才有上梢落下稍了。窃谓兰陵笑笑生作金瓶梅传,呕心沥血两寄意于时俗,呕心沥血两盖有谓也。人有七情,忧郁为甚。上智之士,与化俱生,雾散而冰裂,是故不必言矣。次焉者,亦知以理自排,不使为累。惟下焉者,既不出了于心胸,又无诗书道腴可以拨遣,然则不致于坐病者几希。吾友笑笑生为此,爰罄平日所蕴者,着斯传,凡一百回。其中语句新奇,脍炙人口,无非明人伦,戒淫奔,分淑慝,化善恶,知盛衰消长之机,取报应轮回之事。如在目前始终,如脉络贯通,如万系迎风而不乱也。使观者庶几可以一哂而忘忧也。其中未免语涉俚俗,气含脂粉。余则曰:不然。《关雎》之作,乐而不淫,哀而不伤。富与贵,人之所慕也,鲜有不至于淫者;哀与怨,人之所恶也,鲜有不至于伤者。吾尝观前代骚人,如卢景晖之《剪灯新话》、元徽之之《莺莺传》、赵君弼之《效颦集》、罗贯中之《水浒传》、丘琼山之《钟情丽集》、卢梅湖之《怀春雅集》、周静轩之《秉烛清谈》,其后《如意传》、《于湖记》,其间语句文确,读者往往不能畅怀,不至终篇而掩弃之矣。此一传者,虽市井之常谈,闺房之碎语,使三尺童子闻之,如饫天浆而拔鲸牙,洞洞然易晓。虽不比古之集,理趣文墨,绰有可观。其它关系世道风化,惩戒善恶,涤虑洗心,无不小补。譬如房中之事,人皆好之,人皆恶之。人非尧舜圣贤,鲜有不为所耽。富贵善良,是以摇动人心,荡其素志。观其高堂大厦,云窗雾阁,何深沉也;金屏绣褥,何美丽也;鬓云斜軃,春酥满胸,何婵娟也;雄凤雌凰迭舞,何殷勤也;锦衣玉食,何侈费也;佳人才子,嘲风咏月,何绸缪也;鸡舌含香,唾圆流玉,何溢度也;一双玉腕绾复绾,两只金莲颠倒颠,何猛浪也。既其乐矣,然乐极必悲生。如离别之机将兴,憔悴之容必见者,所不能免也。折梅逢驿使,尺素寄鱼书,所不能无也。患难迫切之中,颠沛流离之顷,所不能脱也。陷命于刀剑,所不能逃也;阳有王法,幽有鬼神,所不能逭也。至于淫人妻子,妻子淫人,祸因恶积,福缘善庆,种种皆不出循环之机。故天有春夏秋冬,人有悲欢离合,莫怪其然也。合天时者,远则子孙悠久,近则安享终身;逆天时者,身名罹丧,祸不旋踵。人之处世,虽不出乎世运代谢,然不经凶祸,不蒙耻辱者,亦幸矣!吾故曰:笑笑生作此传者,盖有所谓也。

  呕心沥血两地书。

请宋御史吃酒,地书醉翁之意不在酒。且看场景铺排:地书预先请了棚匠高搭彩棚,等于今天请客前先翻修花园大门。宋御史是江西人,堂前娱乐除杂耍答应以外,还有海盐子弟的“南戏“。同是北方人的刘太监就不待见,说“蛮声哈喇,听它作甚!“少时贵客来到,蔡巡按陪着宋御史,两人分别上坐大厅的两张“吃看大桌面“,西门庆主人家,垂首相陪。看盘大场面宴席才用到。“儒林外史“里的王太太,向媒人吹嘘自己当年做大太太的威风,戴着满头的珍珠披挂,穿了织金白绫裙子,去赴“吃一看二眼观三“的喜筵。看席多用糖果面粉堆成,容易造型。真要掰一块下来尝尝,味道也不太坏。因此说是“高顶方糖,顶胜簇盘“。也用水果堆砌成山石状的看盘。满汉全席最好此道,弄得金碧辉煌,食者反而无下箸处。说是歌舞声容,食前方丈。吃了什么全然没写。做上官的赴宴不过是个弄钱的法门,摆谱的机会。地方豪绅摆筵是为了威震四邻八舍,为日后鱼肉乡里为所欲为添胆气。坐不多时,为人浮躁的宋御史便要起身,西门庆连忙让人把全副席面连金银酒器都装在食盒里陪送过去,还添上两坛酒两牵羊,金花彩缎,共二十抬。跟从人等又是五十瓶酒,五百点心,一百斤熟肉。宋御史赏脸赴一回席,收入的金银就够一所宅子。 无怪乎读书人拼着在朝廷上被打屁股的风险,也要考科举做官。送走陌生的宋御史,留下相熟的蔡状元。吃过酒,求过人事,两个盛妆妓女翡翠轩内侍候。次日的嫖钱也是西门庆交月娘打发的。御史之酒虽然靡费,花得值得。苗青买命的一千两银子,在西门庆和夏提刑家从此住得安逸了。 写得热闹详尽的是月娘等赴的女客内筵。乔大户娘子请城中名门富户女眷吃元宵酒,在厅上排下四张桌席,两个妓女席前弹唱。众女客吃过茶到厅前入席,上汤饭,厨役献第一道水晶鹅,月娘赏二钱银子。第二道烂侉蹄儿,月娘赏了一钱银子,第三道献烧鸭,月娘又赏了一钱银子。请客的大菜是猪鹅鸭,堂皇不失朴实,与后世讲究海菜不同。酒过一轮,众位娘子各自进房梳妆换衣服,也是当时大户人家的排场。一群多嘴女客见两个孩儿一般可爱,怂恿着订了亲事,堂前交换花红彩礼,没事也生出热闹来。热闹了一回,又复入席,上裹馅寿字雪花糕,喜重重满池娇并头莲汤,是甜点了。宴席开完,月娘复赏大红缎子与厨役和妓女。生产力不发达的年代,吃穿之物都是硬通货。呕心沥血两请读片断:秋水(作者田晓菲的笔名为宇文秋水)的论《金瓶梅》,地书要我们读者看到绣像本的慈悲。与其说这是一种属於道德教诲的慈悲,地书毋宁说这是一种属於文学的慈悲。即使是那些最堕落的角色,也被赋予了一种诗意的人情;没有一个角色具备非人的完美,给我们提供绝对判断的标准。我们还是会对书中的人物作出道德判断——这部小说要求我们作出判断——但是我们的无情判断常常会被人性的单纯闪现而软化,这些人性闪现的瞬间迫使我们超越了判断,走向一种处於慈悲之边缘的同情。

  呕心沥血两地书。

秋水常常强调说,呕心沥血两《金瓶梅》里面的人物是“成年人”,呕心沥血两和《红楼梦》的世界十分不同:在红楼世界里,“好”的角色都还不是成人,而成年不是意味着腐败堕落,就是意味着像元春那样近乎非人和超人的权力。《红楼梦》尽管有很多半好半坏、明暗相间的人物,但是它自有一个清楚的道德秩序,把毫不含糊的善良与毫不含糊的邪恶一分为二。也许因为在《金瓶梅》里没有一个人是百分之百的善良或天真的,作者要求我们理解和欣赏一个处在某个特定时刻的人,即使在我们批评的时候,也能够感到同情。《金瓶梅》所给予我们的,是《红楼梦》所拒绝给予我们的宽容的人性。如果读者偏爱《红楼梦》,那麽也许是出於对於纯洁的无情的追求,而这种对纯洁乾净的慾望最终是缺乏慈悲的。服饰华美的贾宝玉尽可以披着一领大红猩猩毡斗篷,潇洒地告别人世间;但是我们也尽可以在一百二十回之外多想像几回——也许会有一位高僧嘱咐宝玉回首往事,让他看清楚:他的永远和女孩子们相关的敏感对於任何度过了少年期的人都缺乏真正的同情。秋水堂主笔名是宇文秋水,地书本名就是田晓菲。这个5岁开始就写得一手好诗的天津小女孩,地书她孩提时代的诗集上我的书架似乎还是昨天的事情,今天她就是美国哈佛大学的教师了。这样的人生经历让谁见了都要眨巴眨巴眼睛:14岁被北京大学破格录取,1989年毕业,1991年在美国得了英国文学硕士学位,1998年成为哈佛大学比较文学博士,丈夫是哈佛大学东亚系的特级教授,从事中国古典文学比较文学研究,洋名是斯蒂芬·欧文,中文名字是宇文所安。

  呕心沥血两地书。

秋水堂主田晓菲,呕心沥血两学贯中西,执教哈佛。作《秋水堂论金瓶梅》,逐回评,细细品,以成人的眼光重审风月鉴,读活一本古书,页页都当回味悠长……

确实,地书王世贞作为“后七子”盟主,地书宣称过“文必秦汉、诗必盛唐”的主张,对不讲“骈骊”的通俗文学有过激烈的批评。但据此就认定王世贞时时处处、丝毫不差、一成不变的贯彻其主张,却既不符合人性,也与创作规律相悖。苏轼是宋代豪放派词人的杰出代表,其既能写出如《念奴娇?赤壁怀古》那样气象磅礴、格调雄浑、境界宏大的豪放之作,也能创作出《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这样感情深婉、语句柔绵的作品。古今中外没有那个作家可以终生不变的贯彻其最初的文艺主张,因为这不仅违背文艺规律(文学创作有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自身规律),也是违背历史发展规律的。文学巨匠托尔斯泰由《一个地主的早晨》所体现出的企图调和阶级矛盾,开历史倒车的幼稚可笑的幻想到《复活》无情的揭露沙皇统治的黑暗,典型地说明了任何作家的思想都是随着历史的发展而发展,随着社会的变化而变化的。在1700年以前的中国文学史上,呕心沥血两可曾有过这种本来意义上的真正的“小说“?可曾有人描写过这种真正的性之爱?甚至,呕心沥血两可曾有人真的把“市井之徒“当作人来描写,而且居然写出了他们的情感生活?

在1700年以前的中国文学史上,地书可曾有过这种本来意义上的真正的小说?可曾有人描写过这种真正的性之爱?甚至,地书可曾有人真的把市井之徒当作人来描写,而且居然写出了他们的情感生活?在初刻本时间诸说中为较多研究者所接受的是“1617年”说,呕心沥血两马泰来在《中华文史论丛》1982年第1辑发表《麻城刘家和〈金瓶梅〉》一文倡导此说,呕心沥血两后李时人的《谈〈金瓶梅〉的初刻本及补证》和周钧韬的《〈金瓶梅〉初刻本问世年代考辨》加以补充,认为初刻本出现于万历四十五年(1617年)至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之间。此外,张远芬提出“1613年说”,邓瑞琼则认为是1614年。

在第二个时期,地书《金瓶梅》的源流研究与版本研究一样,地书表现为内冷外热,海外研究者仍以美国韩南成绩显着,他的《〈金瓶梅〉探源》是以冯沅君的《〈金瓶梅〉中的文学史料》和其他学者的研究为基础的集大成之作。徐朔方在编选的《金瓶梅西方论文集》的《前言》中写道:“它所收罗的材料极为详备,只有集海内外着名图书馆的收藏才能做到。作者甄别资料的审慎客观的态度足以和最好的学者媲美。”韩南对于“探源”的完整理解,乃是包括了作品内容的揭示、创作心理和文本意义的探索等多个层面,较之一般探源研究远为深入。全文共分为八题,即:一、《水浒传》;二、白话短篇小说《刎颈鸳鸯会》、《志诚张主管》等七种和公案小说《港口渔翁》;三、文言短篇小说《如意君传》;四、宋史;五、戏曲;六、清曲;七、说唱文学;八、结论。作者在文中揭示《金瓶梅》所借素材明晰可考的有小说话本十种、戏曲十四种、清曲(合套曲和散曲)一百四十种,还有宋史及其它说唱文学作品。韩南在对小说素材来源的研究中,往往对作者选择素材的动机和修辞效果等方面有独到的理解,韩南在论文的“结论”里写道:“《金瓶梅》的作者无视文史学家对各种体裁判定的分界线,不论是正史、小说、戏曲,也不论是长篇、短篇,只要与作者的想象力相近,都在录取之列。作者还从当时流行的口头文学中吸取某些技巧,表现了他借用传统手段的愿望。小说是作为读物提供给读者,而不是演唱给听众,由于《金瓶梅》如此出色地接受了多种文学形式,尽管作了大量的借用,它仍然超过前期的文学作品。我们还应该看到小说作者为使抄录来的段落满足自己的创作意图所作的改动。只有分析出哪些引文不得不改动,哪些改动后来达到预期的效果或者未达到引导出给读者所期望的东西时,我们才能探索出这部小说的独创性。”由此可见,同是对《金瓶梅》中史料进行研究,韩南与冯沅君的撰述却不相同,如果说,冯沅君是从文学社会学或文献史料学的观点出发,那么韩南则更多是以小说修辞学和创作心理学的视角予以观照,可谓各擅其长。在第二时期,呕心沥血两中国内地的版本研究较之作者研究更为冷落。相对而言,呕心沥血两这一时期的海外金学研究取得许多重要成果。据记载,《金瓶梅》早在江户时代的元禄、宝永年间(1688-1704年)已传至日本,而《金瓶梅》之传入西方是以巴赞(L·Bazin)的法文作品《武松和金莲的故事》(相当于小说第一回)为最早,见于1853年巴黎出版的《现代中国》。此后,遂有海外学者研治《金瓶梅》,其中又以美国学者和日本学者为多。检视五六十年代海外《金瓶梅》文献学研究的诸多成果,美国学者韩南的《〈金瓶梅〉的版本》(注:所据为包振南译稿《〈金瓶梅〉版本及素材来源研究》的第一部分),无疑是这一研究领域最重要的撰述。韩南的版本研究极为细致深入,他将视野所及的版本分为三类:A版、B版、C版,各指词话本、崇祯本、张竹坡评本。A版现存三种:A[,1]原北京图书馆藏,现藏美国的《金瓶梅词话》,A[,2]京都大学图书馆藏残本《金瓶梅词话》,A[,3]日光慈眼堂藏本《金瓶梅词话》,韩南认为A[,1]版本较早,A[,2]、A[,3]为A[,1]版的重印本。B版包括B[,1]王孝慈藏残本,B[,2]北大图书馆马廉藏本,B[,3]天理中夫图书馆藏本,B[,4]内阁文库藏本,东洋文化研究所藏本等九个版本和一部刻印本的手抄稿本。C版韩南未作详述,仅指出此类版本的共同特征。在该文中韩南还详细比较A版与B版,对沈德符所言的五回补刻文字,A、B版前几回的窜改和亡失章节等均作考述。由于海外图书资料查检系统比较先进,韩南所见的版本资料相当丰赡。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0.0904s , 7017.2421875 kb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呕心沥血两地书。 地书突听这边琵琶幽暗弹唱,现代教育报?? sitemap

Top